水牛群像︰黃土水的雕塑代表作
end.jpg














品名(Title):水牛群像
出處:台灣雕塑發展常設展http://www.kmfa.gov.tw/elearning/sculpture/j.htm


藝術品標籤

品名: 水牛群像
藝術家: 黃土水
國別: 台灣
時間: 1930年,台灣日治時期
媒材: 原作為石膏淺浮雕
尺寸: 555 x 250 cm
現藏地: 台北市中山堂



引言
《水牛群像》的別稱是《南國》,為一石膏淺浮雕作品,由台灣日治時代雕塑家黃土水於1930年所完成之創作,是臺灣美術史上相當知名的經典傑作之一。原作目前存放在台北中山堂。200932日,由文建會公告登錄為國寶。


藝術品描述
黃土水的創作題材多以台灣鄉土景物為題,1928年秋天,黃土水開始製作《水牛群像》,是得年僅36歲的天才雕塑家黃土水的代表作。累積多年對台灣水牛形體的觀察紀錄心得,並多次入選台展與帝展的黃土水,於日本東京池袋的工作室中,以「淺浮雕」的技法,創作此一高250cm,長500cm的大型雕塑,為其創作史上首見的大作,打算以此做為參選帝展的作品。水牛群像的製作過程,是先已草圖的原型小浮雕,在逐步放大而成,而依據作品的尺寸,可以估計的出牛的大小和牧童的身高,如小牛:高約130公分,身長約170公分,大牛:高約160公分,身長約220公分,小牧童身高約130公分,這般尺寸正和真的牛,真的人一般大,我們稱之為「等身大」的雕像。

本作畫面主要描繪的是臺灣傳統農村當中的閒緻之景,實為黃土水對臺灣農村風景一貫的現實主義之經驗。「水牛群像」是由悠閒的五頭牛側身像和三位裸身的牧童側身像所組成,在芭蕉樹之下共享悠閒片刻,構圖完整,旋律悠揚且溫婉。三個牧童的姿態完全不同,或騎或立,三個斗笠的處理方式也各有不同。五頭水牛的方向也有變化,四頭大水牛分別由左右兩個方向行來,小牛居中,有被父母親保護的意思,尤其是小牛和小牧童的互望眼神中,流露出溫馨的關懷。

畫幅左右以長長的芭蕉葉變成圓弧形向核心包圍著,左側的少年愉快地笑著,一手拿長杆牛和小孩都是赤裸裸地,呈現出有趣的各種弧形輪廓線;基本上牛身上多橫行的波浪式線條,小孩則多縱走的簡短有力的線條,構成牧童與牛之間的多重對話。 三位小孩的位置高低上下起落,其中撫摸牛頭的小孩專注的神情與姿態賦予畫面安定感。五隻牛在畫面中央交錯,次序井然,尤其是水牛的形體筋肉渾圓有力,充分呈現了黃土水長期觀察水牛體態的成果,以及成熟的雕塑技法。其中畫面右下角有一位牧童撫摸著小牛的頭,小孩專注、溫柔的神情,流露著感情,充份展現了安定與平和感,是畫面的靈魂焦點之一。

由於黃土水傾全部心力於此創作之上,除有過度勞累之跡象外,亦因盲腸炎延誤就醫,終在1930年屆臨此作完成之際,因盲腸破裂引發腹膜炎,於1221日病逝。本作也因此不及參加帝展。193722日,黃土水夫人廖秋桂女士捐出「水牛群像」給台北公會堂,即今日的台北中山堂,其後就一直安置在中央正廳背後,二、三層樓梯之間的壁上,這一件長年處在幽暗角落又被忽略的石膏原作,直到1983年文建會將石膏原模翻成銅鑄浮雕兩件以利永久保存。目前交給台北市立美術館和台灣國立美術館典藏。



社會背景的關聯及意義的詮釋
  • 歷史性意義
  • 在《水牛群像》中,黃土水運用「水牛」、「香蕉樹」、「牧童」、「斗笠」等等,鄉土的題材或是造型,更可以說是他所作「台灣鄉野」作品的總結,並打算再次參與「帝展」,以殖民地自然風情的代表「水牛」,作為主題,豐富日本母國文化。從歷史上分析日本對台的政策,以及石川欽一郎等人提出的審美觀,是直接影響台灣的藝術成為日本的「地方色彩」。同時,藉著教育與媒體的力量,作為殖民政策的宣傳,藝術創作上醞釀以或「南國」風情(台灣風土),成為日治時期「台展」舉辦時鼓勵的藝術創作主題,與當時流行傾向的表現。
· 由《水牛群像》,與總督府所發行的明信片《水牛與台灣鄉村景色》對照,都指出「水牛」為台灣農村的象徵,帶領殖民產業的發達,以及南國是一片安詳幽靜的鄉土。我們若是從當時藝術家觀看台灣田園的角度,應可以確定拉動殖產經濟的工具──水牛,被日本政府加以包裝為生活富足的形象。
· 黃土水的《水牛群像》是否真正「鄉土寫實」? 抑或為了迎合帝展評審、與日本政府,而將日治時期的台灣的農村生活包裝成「天真、浪漫、理想中的自然」形象? 而非探討日本統治底下,真實人民的生活。但諷刺的是,以「學院」描寫「自然的形式」,不只在之後台灣的藝術發展中大量出現,更幾乎是入選「展覽」的必備條件與基本要求。如此一來,台灣當時的藝術,終究在日本的審美之中打轉,缺少自己對於藝術的見解,失去關懷社會時代的題材」的精神。
· 1983年,首次由文建會主持翻鑄工作,成功翻鑄二件銅鑄複製作,分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及高雄市立美術館開館時,作為賀禮致贈。而翻鑄用的玻璃纖維原模,則致贈台灣省立美術館(現為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此三件作品雖皆為複製作,但皆由典藏館方視為鎮館之寶。黃土水〈南國(水牛群像)〉石膏原件(台北中山堂典藏),這件國寶級作品,北中南三家美術館均獲文建會捐贈複製品作為館藏,高美館所典藏的〈水牛群像〉長期展陳在館內展場2樓平台

· 象徵意義
  • 黃土水於1922年時,對於台灣風景的觀察,寫下的文章<出生於台灣〉 提出他將來所製作的雕刻:將捨棄對女子裸體的描寫,如《 甘露水》《 擺姿勢的女人》,開始製作一系列台灣鄉土的作品,「牧童」「農村」、「水牛」等等,便成為他作品常見的主題· 此一題材的轉變,今研究:認為「水牛」等圖像的出現→他個人創作從「學院派唯美的裸體」,走入「鄉土田園」來「歌詠台灣」鄉土,展開對自己家鄉的鋪陳,並不斷地對自我省思,逐漸地發展出對台灣土地的認同。
  • 因黃土水挾帶著,第一位入選帝展的台灣藝術家的頭銜,更讓學者在台灣美術史上,以「近代第一位雕刻家」來稱呼他,《水牛群像》,所象徵的「自然」與「天真無邪」,都被認為是具有台灣意識,鄉土寫實的創作。黃土水透過台灣的景物,賦予「農作勞動」的水牛「天真自然與田園浪漫」,更著手放大規模製作,意圖呈現南國「大地牧歌」的情趣。
· 我們也不難發現,作品中「水牛」的主題,不論是日本或台灣,對「水牛」的圖像意義,都感到親切而不陌生,況且,農業社會的台灣,也在黃土水的《水牛群像》 中,直接描塑出水牛與農家生活的關係,或是說這是他個人對於「台灣」這一片土地,農民生活的紀錄與觀察。
藝術品的個人意義

此件作品中的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牛群們遠近空間感的表現,雖然是淺浮雕,但是仍有豐富的層次感,這也是我最喜愛黃土水此作的原因!畫面元素單純,但情景依然生動,不仔細看還不知道竟蘊藏了五頭牛在其中,尤其是小牧童撫摸著小牛的嘴,這個動作是這種作品的中心,激發出亮點。穩定又均衡的布局,線條的呈現卻充滿韻律感,加上背景適度的留白透著空氣感,展現東方藝術表現的手法。這樣的畫面構成了一幅夏日台灣農村令人嚮往的景象,在台北中山堂就能看到,真是應該善加利用此資源。
而且《水牛群像》尺幅之大,製作過程必定也較繁複,藝術家面對困難、努力克服困難的精神其實就在其中,黃土水運用所學表現技法,重新再造具有文化特色的、能代表自己的藝術語彙創作,雖然也有可能迫於當時政治環境,可能必須妥協自己創作的立場,但他精益求精與創新的精神令我敬佩。




參考文獻
一、印刷文獻 作者 。出版年。 書名。 出版地: 出版社。
1.
顏娟英(1998)<徘徊在現代藝術與民俗藝術之間----台灣現代美術先驅黃土水>,臺北:雄獅
2.
呂莉薇(2003)<烈日之下的黃土水>,彰化:彰化師範大學藝術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3.
李欽賢著(19966),《黃土水傳》,南投市: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二、線上資源
1.
水牛群像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0%B4%E7%89%9B%E7%BE%A4%E5%83%8F
2.
台灣雕塑發展常設展
http://www.kmfa.gov.tw/elearning/sculpture/j.htm

3. 台灣畫室
http://www.taiwan123.com.tw/culture/cow/cow-09.htm
4.
台灣美術圖像與文化解釋
http://ultra.ihp.sinica.edu.tw/~yency/theme01/htm/Tushui6.htm

5. 臺北市中山堂資訊網:水牛群像簡介
http://w2.csh.taipei.gov.tw/history_images/04_3_5.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