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玩偶_林智信

A. 標題:稻草棒上的玩偶︰林智信(1936-)的油印版畫

標題或描述:賣玩偶。
出處:國立台灣美術館數位典藏
日期以及地點:1979。
作者:林智信。

B. 林智信_賣玩偶


http://www1.ntmofa.gov.tw/collectionweb/tw/01_search_detail.aspx

C. 藝術品標籤。

藝術品的標題:賣玩偶

藝術家:林智信
國別:台灣
作品創作年代或時期:1979
媒材:油印木刻
尺寸:65.0 x 45.0 cm
現藏地:國立台灣美術館,台中市
博物館編號:08800248

D. 引言。

沿街吶喊賣玩偶

看!引來多少天真可愛的孩子

稻草上的布袋戲偶
嘿!看我如何掌中乾坤巧手翻

E. 藝術品描述。

林智信先生的此件作品,是由65公分乘以45公分的長方形木板所雕刻而成的套色版畫,故畫面的呈現上有木質雕刻的痕跡,其大小、粗細皆不相同,作者利用木板雕刻後的陰刻和陽刻一層層的將圖案與色塊印製於紙上,使用的色彩包括紅色、黃色、藍色、黑色、草綠色、紫色等色彩。

畫面所呈現的內容以台灣早期三、四○年代農村生活的點滴為主題,在畫面的底色上運用了草綠色,在主畫面的上方偏左處,則有六尊不同角色的布袋戲戲偶懸掛在以稻草捆成的柱子上(有點類似台灣早期沿街叫賣台葫蘆的台座)並刻有年節時的“春”字構成長條狀的畫面,其戲偶的動態與形象皆異,且在畫面的右上方則以鏤空的黑框字體寫著“賣玩偶”的三個大字;而畫面下方底色為紫褐色,表現了三位農村的人物,其中位於畫面中央的帶笠男子推斷應是賣這些戲偶的人;身著白衣黑短褲,手執一丈,另一手則作出揮動戲偶的動作展示給來買戲偶的孩子們看,以全身正面的形象面對著觀眾的視線;而位於畫面右下角有一身著藍衫的男童將頭部上揚並雙手向上舉起,做渴望得到戲偶的動作,此男孩在畫面中為背向觀眾半身像;而畫面左下角則為一位紮起長髮,身穿白色衣、領紅色上衣的小女孩正面半身像,其神態像是在仔細端詳自己到底要買哪一尊戲偶,刻畫的活靈活現。

F. 形式、背景的關聯及意義的詮釋。

在創作的過程中,林智信先生可說是獲獎無數,當中在1997年獲頒的19屆的吳三連獎,於吳三連獎基金會的相關資料中,對林智信先生有這樣的一篇文章,標題是《掌握鄉土洋溢鄉情》其內容如下:

林智信先生,台南縣歸仁紅瓦厝仔人,今年自小生長在民風純樸的南台灣農村,養成他「莊稼漢」的個性,林家世代務農,農家生活寫照,也成為他早年創作的靈感泉源。林智信早年喪父,身為家中長子的他,早歲即擔負起全家仰事俯畜的責任,雖然生活在艱困顛沛的生活環境,卻更砥礪他一往向前的志氣。由於家中環境使然,初中畢業後即投考台南師範學校,進入藝師科,開始接受美術教育的啟迪和薰陶,或許也因環境使然,他特別喜愛木刻,且以木刻版畫奠立了他在美術界的地位。
  南師畢業之後,林智信即奉派進入校園從事美術教育,另方面在課餘,浸淫於版畫創作,正如前述,童年農村生活所記憶的鄉村景觀,成為他最早的藝術觀照之所在,農村景象、純樸的農家、愍直的農民、勤儉的農婦、稚幼而天真的牧童、肥壯的水牛、活潑的鴨群、金黃的稻穗,都是他創作時最佳的藍本。透過林智信明確有力的線條刻畫,加上明朗、鮮艷、亮麗的色彩,在畫作中呈現了農村的怡然自得,洋溢著歡樂和喜悅,每一幅作品都是那麼地真實、那般的厚重,完全把台灣農村給刻活、畫活了。
  林智信的作品,深深具有民間特色,他的作品都是溫馨而光明,筆觸所及表現的是渾厚而健康,充分表現出人生的積極面,將他個人內心世界的所思所感,轉化成作品中蘊含的強烈的奮鬥意志……。(杜文靖)

《賣玩偶》這個作品是表現一個賣玩偶的人,拿著一竿稻草棒,起初觀看作品時認為是賣糖葫蘆的,不同的是上面是將糖葫蘆變成布袋戲偶,而畫面下方有兩個小孩,想要去買布袋戲偶,這副作品充滿了童趣。
既然這個作品以布袋戲偶為表現對象,那麼就需先了解布袋戲的起源才能更了解這個作品。布袋戲的起源於明朝末年,明末清初時傳入台灣,在歷史上台灣布袋戲在台灣曾多次被禁演,最另人印象深刻的是民國62年時的禁令,故在台灣布袋戲戲史上共有五次的禁演及限制(劉燕青,2001)
()西年1937年,蘆溝橋事變發生,中日戰爭正式爆發,日本政府下令台灣民間戲曲禁用鼓樂,並加強管制布袋戲的演出,台灣布袋戲戲班面臨歇業、轉業,停演的困境。

()西元193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政府下令禁演外台戲一年之久,使得原本在光復之後,有希望可蓬勃發展的布袋戲再度沉沒。
()西元1949年,國政府遷台,為防範匪諜,政府再度下令禁演外台戲。
()西元1952年,政府為「厲行節約,改善民俗」,採取一連串禁止拜拜、普渡的措施,布袋戲的演出也遭到禁演的困境。
()西元1973年,專家學者表示布袋戲對青少年有不良影響,並擾亂國民生活作息,將台語布袋戲演出限制為一小時。
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之下,布袋戲的演出,對人們來說是一種限制,既然是一種限制,想必戲偶的生產一定也比較少,再加上當時的布袋戲偶還是手工製作,那麼價格必定不便宜。
林智信先生於《土親、人親、畫更親─自敘版畫創作》一文中敘述到:

記憶裡,依稀浮現著我同年一籮筐的往事;當時在鄉下,一般家境都很貧困,物質相當缺乏,三餐若能填飽肚子就很滿足了,從不顧慮什麼「營養經」。衣服質料很粗劣而且容易破裂,如有破損由長者再四補綻再穿,家具破壞了,修理再三,鍋鼎破洞了補了再補,大家相當知足惜福,不敢浪費奢侈。孩子們赤著腳走路上學,平日三餐用番薯籤乾加少許白米煮成的飯,佐菜是幾粒花生米,幾片鹹瓜仔、豆腐、豆豉,就使大家哈哈嘻嘻過了一天。如果遇到節慶祭典或喜宴,才有先於、肥肉、雞鴨肉……讓家人大飽口服一番。
童年時代,心性好玩耍,可是左鄰右舍都是窮人家子弟,那來多餘的錢買玩藝呢?所以玩者要親手製作,並相互傳授像竹子做的竹蜻蜓、竹弓彈槍、水槍、木頭刻的陀螺、紙折的飛機、船、青蛙、泥塑玩偶……等等童玩,雖然這些玩具簡陋且粗糙,卻能讓我們盡情玩樂而樂此不疲,渡過快樂的童年。假日或放學了我們常以大地為遊戲的舞台,把草原綠地當溫柔床─在斜坡上溜滑梯,在草叢中捉野兔,草原上覓洞穴灌蟋蟀,乾旱田上堆土窯烤蕃薯,渠溝邊釣青蛙,在埤圳裡戲水摸「蜊仔」貝,泥濘水田捉泥鰍、水溝裡撈魚蝦,在庭院上玩陀螺、比賽玻璃彈珠、跳繩、滾輪圈、野外放風箏等,享盡了童年快樂趣事。如今回憶往事歷歷如畫映在眼簾,如含飴般的甜蜜,猶迴縈於腦際當中而難以釋懷。(林智信,2000,頁17-18)
由林智信先生的自敘可知,其幼年生活困苦,能夠填飽肚子便是一件幸福的事,兒時的玩具都是自己製作,不然就是與大自然的生物一起玩耍,所以如果以此觀點來看《賣玩偶》可以發現,作者其實是站在畫外看著其他小孩去買價格不便宜的布袋戲偶,畫面中的孩子推測家境較富裕,所以能夠購買價格高的玩藝,對於林氏來說,這幅畫也是童年記憶中的一部分。

我本著撫往追昔的情懷,抱以「生於斯,長於斯」的本土信念,緬懷著過去疼惜現今,而且感恩這塊土地孕育了我的藝術生命。(林智信,2000,頁10)

林智信先生的創作理念建立在台灣這塊土地上,以「本土」特色為創作主題,有人曾經笑他作品充滿土味,但是他仍以此為藝術創作的道路。在1979年《賣玩偶》入選西德第六屆國際版畫展(襲智明,2000,頁13)。當時他搜尋創作的題材向民俗的景象。創作憶兒時系列作品,南台灣鄉民生活景緻躍然入畫,那份親切與溫馨的感覺,挑起人們童時記憶,如《吹紙蛙》、《玩陀螺》等作品,那主題童玩是當時物資貧乏下,才能夠進行的遊戲。

我剛跨進藝術的領域時,以版畫是我創作中的最愛,創作之初,「本土」文化的觀念尚未抬頭,有人甚至於批評我的版畫作品太「土味」而鄙視之,幸遇先進席德進先生的安慰,他認為這「土味」才是我的特質,亦是別人無法取代或表現的。往後我鎖定既有的這信念,繼續過創作生涯至今,不停地刻劃出本土性作品風貌,雖然如此,還不時想著要怎能突破自己侷限再求精進。我以「永恆的藝術,必然要能經得起百年、世代的考驗」自勉,事實談何容易!然而我在有生之年,要從實踐力行的哲理中取得原動力和高難度的自我挑戰!(林智信,2000,頁23)

林智信的版畫素材,大部分是描繪臺灣鄉土風貌及週遭生活環境為題材,因為他經歷過臺灣社會從貧窮落後的農業社會,轉型到富裕的工商業社會。將一一入畫,如同全紀錄台灣變遷的歷史。

林智信先生除了以作品完成了創作的目的,同時也記錄了當時生活的面貌。林智信的版畫作品,深刻地描繪出台灣當代的風俗民情、生活,就像是保留了一頁忠實的台灣農村變遷史,並把台灣民俗文化的特色,留下真摯地見證,我想與林智信先生有著相同台灣記憶的觀眾,腦中會浮現自己的童年回憶,而現代的年輕男女看到這幅畫,也會試著去了解上一代的人所經歷過的童年時光。

G. 藝術品的個人意義。

◎玉珠:
《賣玩偶》是描述一個人的童年記憶,看這幅畫,我總是會想起自己那快樂的童年,在家中有很多的玩具,但是我最好玩的還是外面世界,我是一個鄉下長大的孩子,家四周都是田地,所以經常跑到後院的田裡玩水,經常被阿伯臭罵,踩死了他種的藥草;有時也會想起與青梅竹馬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玩著家家酒的遊戲;跟堂哥們一起烘窯,被哥哥慫恿去偷冰箱的雞蛋,這些童年的記憶總是隨著這幅畫湧現出來。

這個版畫作品對我們所處的時代意義,我覺得是它不僅保留三○、四○年代的畫面,是一種眾人記憶的歷史畫面,對阿公阿嬤來說也是一種生命的刻痕與歷程。
我一開始看到這幅畫的時候,很膚淺的想說:「為什麼不是賣糖葫蘆?而是布袋戲。」從這個想法可以發現,我是個愛吃糖的人,第二,我對布袋戲沒什麼興趣,這感覺不是很好,好像我對台灣的民俗技藝的部分不是很尊重。

林氏後來創作主題有三類,分別是台灣風景、童年記憶與宗教文化主題,而這次討論《賣玩偶》屬於童年記憶的刻化,再加上上網了解一下台灣布袋戲的發展歷史,發現它是一種兼具古意與現代潮流的玩偶,以前在廟台前的表演,到現在最當紅的霹靂布袋戲在電視、網路的演出,吸引了從老年到青年的族群,其大量的觀眾也帶動了相關產品的出現,所以布袋戲效應影響台灣頗深。

總之,在研究之後,發現再來看《賣玩偶》這幅版畫,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和觀點,裡面有著作者的記憶,年輕的布袋戲迷看到這幅畫,可能會產生「原來以前布袋戲偶是這樣賣的呀!」這種想法,感覺十分有趣。

林智信在版畫創作的畫集自序文是這麼說的:

我本著撫往追昔的情懷,抱著『生於斯、長於斯』的本土信念,緬懷著過去疼惜現今,而且感恩這土地孕育了我的藝術生命,滋養我長大自立,所以我喜歡以『臺灣鄉土』為素材來創作版畫。並願意以一位藝術文化的工作者,發揮關懷人文的精神,將自己親身經歷所見、所為以及社會變遷過程中的美好生活意態、景象用筆刀呈現出一幅幅畫作,並紀錄實情,為歷史見證,藉以廣為流傳,且和大家共勉分享,期盼這『鄉土』無聲畫面的訴說,能無形之中感染淨化民心、美化社會,讓臺灣從沉淪中再現光明,使明天會更好。」(林智信,2007)

從林智信先生的自序文,可以了解他的藝術觀、人生觀,他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啟示,其實我們只要不忘根本,就能創作出好的作品,而立足於本土,才能在國際社會的洪流中保有自己的主張與想法,創作出屬於自己風格的藝術作品。

◎小禎:
這件作品是由木刻版畫印製而成,記得自己在高中的後也作過分層設色的木刻版畫,對當時製作的印象就是“好累喔!”對女生而言,要長時間且用力的刻木板要用很大的力氣,再加上木頭的纖維是細長狀的,雕刻的時候要十分小心,不然會將整條木質纖維都挑起影響到畫面的整體感,再加上製作的時候需要耗費力量都不同,因為同一塊木板內木質分布的狀態都不同,有的軟有的硬,有時一下子不小心用力過頭就很容易刻到自己的手,因此在我製作版畫的那段時間雙手總是傷痕累累的。製作這種版畫還有一個難度就是他要分層設色,原則上是一版一色,也就是說畫面要印幾種顏色就需要刻幾塊木板;楊智信老師的作品中主要顏色有六種,也就是說最少就要刻六塊木板,可說是工程浩大。

這件藝術品的內容描述的是台灣早期的農村生活,從林老師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濃濃的家鄉情感,也可說是對童年記憶的刻畫,對我而言這個年代似乎很久遠,只依稀記得在很小的時候曾經看過爺爺的斗笠、聽爸媽說過廟會的布袋戲,但在自己的孩提時期並沒有親身參與過這樣的鄉村生活,對我這個在城市裡長大的孩子而言,要體會著那種平常沒有電視、電腦只有布袋戲和打彈珠的生活我真的無法想像;而楊老師的時代背景就是這樣的樸實且恬淡,從這作品中可以看出作者對於當時生活的寫實刻劃,並有著濃濃的的人情味,果真應驗了諺語所言:親不親,故鄉人,美不美,鄉中水這句話。

H. 參考文獻。

林智信,2006,林智信藝術創作集,台中市:台中市文化局。

國立歷史博物館編輯委員會,2000,鄉音刻痕─林智信版畫展,台北市:國立歷史博物館。
台灣省立美術館編輯委員會編輯,1993,林智信油畫版畫個展,台中市:美術館。
林智信官方網站http://www.chihsin.idv.tw/(上網日期:2011年3月4日)
國立台灣美術館http://www.ntmofa.gov.tw/(上網日期:2011年3月4日)
財團法人吳三連獎基金會http://www.wusanlien.org.tw/(上網日期:2011年3月5日)
劉燕青(2001)。台灣布袋戲的角色變化–從「史豔文」到「素還真」。2011315,取自南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電子期刊網址:http://mail.nhu.edu.tw/~society/e-j/19/19-22.htm

I.工作分配表。

工作內容
負責人員
標題部分
小禎、阿珠
藝術品標籤部分
阿珠、小禎
引言部分
阿珠
藝術品描述部分
小禎
形式、背景的關聯及意義的詮釋部分
前半段:小禎。後半段:阿珠
藝術品的個人意義部分
前半段:阿珠。後半段:小禎